博客网 >

登山人第一次活动纪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上上周周日的活动,一直拖到今天才把文章搞定。

  昨晚到本部,与罗洪启、李显林、蒋东一起驱(单)车到李棋吃饭。晚上就住在本部。早8点半起来,洗漱后叫上罗洪启一块吃了早点(9点,不太早了!),骑车回来。回来后混时间到快13点,骑车到大营街吃一碗米线。吃完购物后回来,老天一改早上那阴森森的脸色,露出了灿烂的光彩。突然兴起,就想实施早有想法而一直未成行的计划:骑车沿那条人行山道上去,再冲下来。就像其他的很多计划,这一简单的事情总是一拖再拖,这次可不能再拖了。
  回寝室放好东西,说走咱就走。用那个小包装上三个刚买的桔子,挂腰间;在眼镜上架好从蒋东那儿骗来的墨镜夹片,出发!要走时小朋友李龙在楼上打了个招呼,邀其一同前往,说还有很多事情,唉,这个虽然不高却弹跳力超人,梦想扣篮的小伙子,被学业压得都快放弃梦想了。

  到山脚下,已经把车子调节到最轻的一档。前两天下过雨,被人踩得光滑铁硬的土路立在那儿闪着潮润的寒光。红土中夹杂的那些介乎土、石之间的黄白色的物质,被水泡过,就成了白土。车轮踏在这样的地上,滑滑的。前文为什么说路"立"在那儿呢?这条路是仅供农人种地通行的,几乎就是沿着山脊直上直下,极少拐弯之处,路的坡度就和山的坡度相似,很多地方约有四五十度,有时某处凸起,坡度还要大一些,而只有极少路段坡度较缓。"入山"才行不远就是很陡的坡,我站起身来朝前倾着,是好用力了,可后轮却因此不着力,抓不住地,滑飘了,无奈,下车推。
  虽是冬天,太阳在片片白云的相伴下还是很有劲头,晒得我脑壳发烫。才想起没戴帽子。那顶遮阳帽,冬天之后就很少戴了,收在衣柜里,刚才都完全想不起来要戴。
  一路几乎就是推行,偶尔可以骑行一小段,也很艰难。车子变速器早就存在的问题在让车行老板弄过之后还是没有好转,调在最轻一档,坡太陡的时候就会吃不住,自己跳到第二档。不过骑行几段之后我发现,一定的坡度,档太轻也未必好,动力不足。但多数可以骑行的路段还是档轻一点好,而且在这一直陡坡的路上,也没机会调了。
  路时宽时窄,不过多数地方都不太宽,而有时更窄至二十来厘米,两边都是低矮的杂草。就在这样很窄的一段陡路上推行的时候,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大妈,她担着两捆干树枝,我急忙把车推到路边草丛中,给她让出路来。她看我的眼神充满惊异,应该是在想:我每天无奈地到山上劳动,累得不想再来。这小伙子是不是有病,放着大路不走,推个单车到这里来卖力气?——呵呵,以小人之心度之,勿怪勿怪。
  碰到坡度稍缓的路段,我就要试着骑行。有时候坡本身其实不太陡,要搁平时路上完全可以骑上去的,可就是在坡上,而且是前两天被雨水浸过的土路,起动太难。开始我总是站起身来起动,后来发现不行。站立着很好用力,但是力太大太猛,而且后轮承压不足,抓地不够,一下子就滑掉。起动要先站着,然后脚蹬出去的一瞬间马上坐到坐垫上,这样就会有足够的蹬力,轮子也能很好地抓地。最令人无奈的是有时候起动起来了,然后速度也上来了,在坡度还没有陡到不能上去的地方"奔"得正欢,却因为路上的小坎使后轮一下腾空,车子立马没了动力,在这样陡的山路上,速度怎么也不可能快的,没动力就只能即刻停下。

  到山脚下,已经把车子调节到最轻的一档。前两天下过雨,被人踩得光滑铁硬的土路立在那儿闪着潮润的寒光。红土中夹杂的那些介乎土、石之间的黄白色的物质,被水泡过,就成了白土。车轮踏在这样的地上,滑滑的。前文为什么说路"立"在那儿呢?这条路是仅供农人种地通行的,几乎就是沿着山脊直上直下,极少拐弯之处,路的坡度就和山的坡度相似,很多地方约有四五十度,有时某处凸起,坡度还要大一些,而只有极少路段坡度较缓。"入山"才行不远就是很陡的坡,我站起身来朝前倾着,是好用力了,可后轮却因此不着力,抓不住地,滑飘了,无奈,下车推。
  虽是冬天,太阳在片片白云的相伴下还是很有劲头,晒得我脑壳发烫。才想起没戴帽子。那顶遮阳帽,冬天之后就很少戴了,收在衣柜里,刚才都完全想不起来要戴。
  一路几乎就是推行,偶尔可以骑行一小段,也很艰难。车子变速器早就存在的问题在让车行老板弄过之后还是没有好转,调在最轻一档,坡太陡的时候就会吃不住,自己跳到第二档。不过骑行几段之后我发现,一定的坡度,档太轻也未必好,动力不足。但多数可以骑行的路段还是档轻一点好,而且在这一直陡坡的路上,也没机会调了。
  路时宽时窄,不过多数地方都不太宽,而有时更窄至二十来厘米,两边都是低矮的杂草。就在这样很窄的一段陡路上推行的时候,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大妈,她担着两捆干树枝,我急忙把车推到路边草丛中,给她让出路来。她看我的眼神充满惊异,应该是在想:我每天无奈地到山上劳动,累得不想再来。这小伙子是不是有病,放着大路不走,推个单车到这里来卖力气?——呵呵,以小人之心度之,勿怪勿怪。
  碰到坡度稍缓的路段,我就要试着骑行。有时候坡本身其实不太陡,要搁平时路上完全可以骑上去的,可就是在坡上,而且是前两天被雨水浸过的土路,起动太难。开始我总是站起身来起动,后来发现不行。站立着很好用力,但是力太大太猛,而且后轮承压不足,抓地不够,一下子就滑掉。起动要先站着,然后脚蹬出去的一瞬间马上坐到坐垫上,这样就会有足够的蹬力,轮子也能很好地抓地。最令人无奈的是有时候起动起来了,然后速度也上来了,在坡度还没有陡到不能上去的地方"奔"得正欢,却因为路上的小坎使后轮一下腾空,车子立马没了动力,在这样陡的山路上,速度怎么也不可能快的,没动力就只能即刻停下。

  山路中段有一处突出的地方,那儿也比较开阔,路很宽,站在那个突起的小包上看山下视野很好。我就骑到那儿停了下来,转回身,把车头对向山下,前轮搁在小土包上,捏住车闸,坐在车上看山下。在这儿看,白云的位置已经不高,似乎就只在我头顶上方不远。云很多,但是并没有完全遮住阳光,阳光依然大片地灿烂。没有太大的云块,云儿们朵朵漂浮着,右边一路是整齐的队列,中间到左边就都是片片如瓦,斜覆在天空。就着蓝天白云和灿烂阳光,我消灭了第一个桔子。第一次随手丢弃果皮。转身向山顶方向望上去,这路便恍似直通天际,令人顿然心生豪迈壮阔之情。
  便想起西藏,在那最高的高原之上,便是如此景象吧。做了许多年的西藏梦,一直没有实现,开初是因为太追求完美,总想着必须有好的单车、好的相机,甚至想必须准备好的睡袋、卫星定位仪,甚至想必须练好笔,能以生花妙笔写下到时见到和想到的一切......而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很难的,这么一个懒人!现在,老了很多,激情似乎在开始消减,我开始不易察觉地慢慢给自己的西藏梦洒着冷水。要警醒!必须尽快实现这一美梦,哪怕条件很简陋,能够记取的东西很少,只要有心到场就行。就像这一次骑车登山。
  时刻记着这个梦:某一天,哪怕是我一个人,骑着一辆单车,背负一个很大的行袋,上路,直奔西藏。去把我的心洗净。

  一路上去,又碰见几位劳作的农人,他们惊奇地看我几眼,便无暇再顾及,我也看他们几眼,便专心骑车或推车。如此推推骑骑,到了山顶下一个突出的小平台。那儿有两位老农在休憩,他们看我几眼,又忙自己的事。我则在这个不太平的平台上停下,转过车头,再次看往山下。这时,山下的房子和道路显得远了一些,看着只见静默,听不到车声,看不见人忙。似乎是山腰这些作物和这片稀疏的松林给它们洒上了宁静祥和的甘露。远山发散着青辉,在云影下的部分,显出一种深沉,似在静穆沉思;刺破云间空隙而洒下的灿烂阳光,把云影间的青山照耀出熠熠的透亮,便如干净可爱的小姑娘,在活泼地笑着。右路列队的白云,这时遥遥看去已与我相平,而瓦片一样的云儿们,则低低地铺上山顶去。
  左面的山坡,松林稀疏地铺到山顶;右面,坡要陡一些,松林较密,和另一座小山形成的谷中接近山脚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水库,是用来灌溉山下农田的吧。沿水库,有一条路攀上那座小山,看起来要比我走的这一条宽阔和平缓很多,似乎可以行小车。
  再转回身看山顶。这平台的突出就使得山顶好像是蹲坐在平台上的一只小动物,和平台以下的山体有了一些不同。平台以上,坡度更陡,一溜耕地楼梯似的搭了上去,我上山来的道路也向上延伸,但已经不成路形,只是地间的一条间隔。供农作交通用的路,在平台这儿转了个弯,转而平缓,几乎水平地拐向邻近的那一座山。沿路过去,那边似乎有一条山脊较平缓地铺向这一个山头,我决定过去,从那里登到山顶,然后由这边这陡峭的地间间隔骑行下来。山顶是一定要上去的,不能半途而废。这时我听到邻近山上的狗叫,那边松树林要密得多,林间看得到三两座房屋,彼此远远离着。狗叫声,我快到平台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只是那时听不真切,以为是别的声音,这时听明白,是幼嫩的狗。我不由想,如果是几条大狗从那边沿这条路冲将过来,我还是有时间向山下骑车奔去的,不过看这路况,要狂奔就估计很惨。多半还是只能被狗追上,否则也是摔成跟被狗咬同等严重的伤情;而摔倒后也还是要被追上更无奈地忍受狂咬,狂犬病的威胁仍不能免,而两伤相加更是惨况难耐......幻想的恐怖不能阻止我前进的步伐,我毅然沿想象中会有恶狗扑来的路骑行着。
  这一小段路左右没了耕地,全是山路的样子,只有松树和各种小树小草在路上下相伴,更使我惬意。要是哪时能回老家,骑车重游当年去打柴的那座山,火草地,那会是何等的美事!回想那些年在那山上度过的快乐时光,想象骑车在上面奔走的情景,悠然神往。

  行入一段,看看要到那平缓的山脊好像还有点远,就懒得再继续前行。刚好到一个小山脊,便决定从这里上去。这里没路,要上去,只能扛起车。扛就扛吧,反正山顶已经不远。扛上几步,有一个小突起,便停下,再一次回望。从这里,便能看见下面那小水库的全貌。水库真是很小,其实也就是一个大一点的水塘罢了。但掩映在这样的蓝天下青山中,就凭添了一些妩媚。玉溪这座小城虽然以环境清静、气候宜人吸引我回来,但四周的山远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成规模的森林,今天在单位后面不远处的这里发现这样的一个清幽所在,也是出我意料。把第二个桔子解决掉。第二次随手丢弃果皮。
  继续扛车登山,身边是稀疏的松树,脚下是低矮的蕨和别的小草,草间落满松针,滑滑的,给我增加了不少困难。但走在这小松林间,更让我想起家乡那些山,煞是亲切。走上几步,有一块地,再上去,又是一块,第三块地那头看过去好像有一条路上山,就扛着车走了过去。果然有一条连接上下几块地的小路。沿着路走上去,不远就是山顶,山顶上原来也是耕地,种了玉米。玉米已被收走,玉米树干枯枯地挺立在那儿,一片焦黄。我就想起小时候的一件趣事。那时才四五岁,和两个小伙伴到一块地里去捡山楂吃。现在想起来,那山楂其实并不是什么好的品种,而我们也只是捡拾掉到地上的而已。问题在于,山楂树长在一片玉米地里,而地里有一间草屋,一位老奶奶住在那儿看守着地。(想起来,老人家劳苦一辈子,老了还被发配到野地里独守茅屋,真是很令人心酸的。)我们走到山楂树下,突然老奶奶就边骂着边从茅屋走出,赶着过来,我们那时吓得着实不轻。再看她停下了,边骂着边去折一棵玉米秆,玉米秆已经枯干,很是柔韧,她折来折去就是没能弄断,但我们已经被吓得要死,命也不顾地狂奔。地边缘是几乎垂直的一堵土墙,好像约有三四米高吧,我们啥也顾不上,稀里哗啦就滑了下来。奔跑途中我还把我妈刚给我做的新鞋弄丢了一只。我还记得那不久之前村里还有一位老人夸我那双新鞋呢。可是我现在完全想不起来当时是回去取了,还是就那么丢了。
  沿着最上面一台玉米地的地边,我骑车绕行了半圈,到面对山下我单位的山正面。停下车,我看下方稀疏的松林。似乎不久前被火燎过,松树下半截都黑乎乎的,但是松树多半都很高很直,挺立着,挺标致的。地边就有几棵,看着,我就想爬树了。好久没有爬树。最近的两棵,高度都约在8米左右。一棵看起来好爬些,到上面视野估计也会好一些,但上面的枝杈不太适合"居停",那就选另一棵了,虽然看着不太好爬,但绝不能难倒我这个高手。上山时没换衣服,牛仔裤和匹克篮球鞋,爬树就显得有点笨。但是小case!我不过付出了被树皮上的炭黑染黑了蓝裤子和白鞋子的代价,很简单就到达了树顶。上到在树下就看中的那个树杈站定,举目便四顾,才发现这儿果然视野不好,这树下段没什么枝叶供攀爬,可上端偏偏枝叶太茂盛,让我视野大大受限。我做出伟人状,伸手拨开眼前树枝便向山下投下我居高临下、高瞻远瞩的目光,外面还有枝叶,还是看不到多少!嗯,左手无名指指尖怎么有点清凉?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小道口子,虽然有点亏,但还是小事小事。可是看看两臂内侧,都有点小小的擦伤,咳,不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看我今天刚穿上的白T恤,还是纯白如新,居然没有被树皮的炭黑玷污,果然还是不愧于高手这一称号!视野虽然不好,还是坐下休息一会儿吧。坐下,我这才注意到耳边的松风徐徐。在艳阳之下,松树之巅听松风,也是一大享受。享受一会儿,想还是下去吧。起身往下一小段,突然想起还有个桔子没解决呢,于是返身坐回去,拿出桔子来品味。第三次随手丢弃果皮,看它们片片摇摆着飘落树下草丛中,看上去很美的同时也想起来这是让它们在此化作春泥,心中很是得意。此时此地此景啖桔,味美无穷。
  从没有枝杈而又布满炭黑的的树干下去,虽然比上来还难,但还是难不倒我。离地约三米时纵身一个后跃,稳稳落地。骑车下山!

  上来时候把变速器调到最轻的一档了,现在必须调到最重的一档才好下去。得找一段平路才好调的。我看中了立满玉米秆的地,骑车就往里冲。看起来容易走起来难,玉米秆的阻拦还是小事,杂草掩盖之下地面的坑洼才是最大的障碍。行到地那头再回来,好不容易也算是调得差不多了,次重一档。衣服上沾满蒲公英的种子。在这干枯的山顶上,蒲公英居然能长这么高。下山喽!
  刚才在底下看着这路——地间间隔带——很陡,现在骑在车上看下去,更陡!感觉直欲往前倾倒,拼命捏住车闸,一寸一寸慢慢往下滑。好容易滑到平台处,又停下回头看山顶。山顶依然静静挺立,松树也没什么改变,只是几朵云儿从后面探出头来,是想看我跌倒吧。你们不会得逞的。
  下山就容易得多,平缓一点的路段,放开就冲,陡的路段,拼命捏车闸。还是陡坡多,骑下来不久,两手都捏得痛了,只好骑一段停一下。有些地方,捏紧车闸还得防着太快,潮润的地虽然被踩得很硬,不会起泥,但还是很滑。有些地方,甚至得侧着滑下去,才能避免向前倾倒。
  虽然很小心很慢,还是比上山快了很多倍,感觉还没过瘾,就到了山脚。

<< [转]强奸的快感 / 一篇回应批金的短帖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ish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